公开论坛:当农业遇上设计现场问答

图为温铁军教授答听会者提问

吾谷网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、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、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主办,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、国仁城乡(北京)科技发展中心(小毛驴市民农园)承办的 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(CSA)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 ,定于2013年11月1日 3日在上海同济大学举行。在现场提问环节中,来自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娄永琪院长、人大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温铁军教授、山西永济蒲韩乡村社区理事长郑冰女士、米兰理工大学设计系教授EzioManzini先生就听会学者的提问做出详细解答,以下以下是其精彩内容:

娄永琪:刚刚温教授的点评当中提到了欧洲和中国不同的国情。欧洲已经去工业化了,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论去工业化之后,我们还可以做什么?社会创新和可持续设计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话题。现在中国还没有到去工业化时代,我们现在来讨论社会创新和可持续设计是不是为时过早了?在两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讨论蛙跳的问题,发达国家走过的路,中国是不是一定要走,在这个过程当中,一种可能是我们按照西方的道路来走,另外一种可能性是我们进行蛙跳?请问三位嘉宾对这个怎么看?

温铁军:我刚刚可能说的太简单了。中国是一个超大型的大陆国家,在工业化过程当中先期进入的是重工业,而重工的特点就是资本增益排斥劳动。因此中国构建了城乡二元结构,一直到改革之初,中国还是85%的人口生活在农村。因此,我们尽管是工业化了,但是农村仍然是占了极大的比重。到现在,尽管我们说的是51%的城市化率,但是那是假的,我们仍然是70%的农村户籍人口。因此我们不会出现先把整个社会的工业化、农业农村没有了然后再反过来。我们没有那个条件,我们本来就具有多元性,本来就是多样化的,本来就要走生态文明可持续发展之路。只是说少数产业资本以为他们可以引领中国的方向。所以产业资本总想把所有的自然资源,包括农业农资都产业化了,恨不得马上就让中国变成一个完全产业化的过程。那是不可能的。我们本来就是多样性的,多样化的,你想消灭也消灭不了,因此我们不用担心。

EzioManzini教授:跳跃式发展从来就不是一个奇怪的现象,在人类历史里面经常发生着。比如说像英国和德国的发展方式,和美国的发展方式以及日本的发展方式显然是不一样的。美国就从欧洲的发展当中学到很多,直接就跳跃过去了。人类的发展从来都不是像开火车一样的,有一个火车头,带着大家一个个的只沿着一条路线发展的。实际上我们看到很多人以前走过的路,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。里面很多的经验是我们不可想象的。这种跳跃式发展是一定会发生的,而不是自己强迫着去做的。我还想向各位提一个问题,因为大家知道,我们的工业化过程不是一个可持续的过程,但是实际上去工业化的过程,同样是不可持续的过程。为什么这么讲呢?我们欧洲人说我们不做制造业了,我们现在不制造什么,同样我们还处于不可持续当中。我们说社区互助农业是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非常好的案例,因为一群城市里的人和一群农村里的人互相结合起来,创造的产品是本土的,他的背景又是一个国际化大背景。因为大家知道社区农业是一个舶来品,而今天我们也是一个国际化讨论的过程。我们还需要警惕的是,在抵抗不可持续的工业化的过程当中,还需要抵抗大公司的清洗,大公司可以把他们的产品直接给你,但是这种东西可以代表什么呢?他可以代表统一的生产过程,你不可以和本地发生连接,也不可以操纵这个过程。我想让大家思考一下是不是有和社区互助农业非常相似的,非常本土的,开放的东西来制造我们的衣服、家具或者是其他的产品,这是我希望大家一起思考的问题。

郑冰:我在想我们蒲韩乡村社区这一块,就是如何实现自给自足。其实在我们这个社区,我们一直说我们靠着黄河,靠着山,靠着我们的8万亩土地,我们的吃的,穿的,住的,包括我们的交通,我们经常在团队内部讨论,完全不靠外部,假如说一个封闭的区域,把一切工业停顿下来,我们也可以生活的非常好。从非转基因的种子,到我们的布,到布,我们的衣服,这些衣服比什么衣服都舒服。我们的社区离了城市可以活,但是我相信城市离了我们可能很难活。我也坚崭账狄挚勾蠊荆蚁氪蠊疽滞涛颐钦飧社区可能很难。我觉得我们联合的力量可以让他不敢有这样的野心。